中国未来社会发展的九大趋势凤凰彩票网址

编辑:凯恩/2018-12-30 22:36

  中国将迎来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哪些产业会成为未来的发展引擎?本文为您抛砖,仅供引玉。

  建国以来,中国前后经历过三次土改。首次是把土地从地主手里分给了农民。二次又从家庭里面把土地拿走,集中到了人民公社。第三次解散了人民公社,以家庭为单位分给了农民。这就是现行的小岗村模式,家庭联产承包制。

  小岗模式,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却无法解决农业现代化的问题,因为这个模式,是小农经济,是原始农业的生产组织方式。三农问题,从本质看,就是中国经济基本完成了现代化,但农业却仍处于前现代化的水平。正是因为农业的塌陷,才导致了三农问题。而不是三农问题,导致了农业现代化的滞后。

  现在,农村土地已经开始出现了经营权流转和规模农业。这是生产力自下而上倒逼出来的农业现代化尝试。现在的土地制度,已经无法满足现实的生产力发展,更无法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历史使命。第四次土地改革,呼之欲出。

  土地制度,是一个国家制度架构里最底层的制度,它不仅仅是三农问题和农业现代化的问题,而是一个可以左右和影响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基本制度。从目前看,中国现阶段的制度改革,已经不是给上一代系统打补丁那么简单了,而是要彻底的更换一套全新的操作系统。不然也不会频繁提到顶层设计这个概念。

  如果要自上而下的重新设计中国经济的操作系统,那么这个新系统的架构设计里,土地制度是最底层的一层,是其它各层的基础。比如,所有的人都知道房子值钱,其实房子之所以值钱,房地产之所以红火,究其根本不过就是当前土地制度所衍生的经济现象。有什么样的土地制度,才会演生出来什么样的房地产业态。

  第四次土改,牵涉到的历史和政策包袱比较大。所以一直迟迟不见实质性的动静。都知道这么拖着不是办法,但是也一直没有更好的解答。因为,如果响应生产力的需求,凤凰彩票网址那么就要再次把土地从农民手里拿出来,集中起来规模经营,这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延续条块分割效率低下的原始农业,就永远不可能实现农业现代化。

  但问题是,一旦给农村土地确权,可以自由流动和买卖,那么必然会导致大规模的土地兼并。这会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而如果不给农村土地确权,很多农村人口已经在城市定居和生活,土地也处于流转承包状态,甚至是失耕。农村成立股份制公司,把土地集中到公司名下,这实质上是现代版的人民公社。并且,股份能否转让,如何继承,如果像私产那样,可以自由买卖和流动,又会出现大规模的土地兼并问题。

  可见,当前的土改问题,不是不想改,而是对制度设计者,要求太高。看上去有点像个无解的题。但是,一旦这个问题得到了完美的解答,那么所释放出来的制度红利,将对未来几十年的中国经济,提供源源不断的驱动力。三农问题,也不再是个问题,农业现代化也将补上拖欠的一课。一个新版的操作系统,也无法直接跳过最底层的设计。

  工业1.0是蒸汽化,工业2.0是电气化,工业3.0是自动化。中国当前处于工业3.0的中后期,表现为完全的自动化和部分的信息化。

  工业4.0,就是完全的自动化加完全的信息化,生产系统和业务系统,集成为一个整体的信息系统。彻底解决工厂内系统断层的问题,把所有的部门、环节和流程全部连接起来,消灭信息孤岛。

  把一切都连接起来,给工厂设计并安装一个操作系统,这件事德国叫工业4.0,美国叫工业互联网,工信部称之为两化融合,物联网的粉丝们把它叫做万物互联。或通俗的讲,这样的工厂是一种智能工厂,其生产方式叫智能生产。

  连接靠什么呢,靠通讯。通讯又靠什么呢,靠协议。所以,这在未来将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整个建设周期,会以十年为计。

  工业互联网和现行的互联网相比,对速度、精度、安全以及鲁棒性等各方面的要求,都远远高于互联网,所以需要有新的标准。未来关于工业4.0,竞争的焦点,是标准之争。中国所提出的标准是什么呢,它有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制造2025。中国的竞争对手,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德国。

  从工业3.0开始,产能过剩已经成为常态。因为生产效率,极大的提高了。到了工业4.0时代,生产效率还会进一步得到极大的提高。到了工业5.0时代,可能人作为工业生产的劳动者,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很可能会出现一个新型的社会图景:机器为人类劳动,产品平均分配。

  在工业4.0的冲击下,如果没有赶上潮流,及时地对企业进行信息化改造和升级,那么未来的生存处境将更加艰难。旧的生态被新的生态取代是一种必然,不能因为看到旧事物的消亡,就推测天下也要亡了。但凡有旧事物消亡的时候,也一定有新事物正在野蛮生长。

  农业现代化,解放了农业工作者。工业4.0,解放了工业劳动者。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岂不是都要失业了吗?这样大规模的失业潮,如何是好。可能会有人顿时觉得寝食难安,这个社会一下子要灰暗了起来。

  农业被解放出来的劳动者,会迁徙到工业。工业中被解放出来的劳动者,会被迁徙到服务业。就好比说,马车这个行业消亡了,马车夫们会在新兴的行业里,重新找到工作。他们并不会因为马车行业的消亡,而终生失业把自己饿死。

  任何行业,都不是永恒兴旺的,所以任何就业都不是终生就业,那么任何失业,也都不是终生失业。这就是行业迁徙与就业迁徙。未来只需要很少的人,就可以满足全国人民需要的农业需求,只需要很少的人,就可以满足全国人民的工业品需求。而剩下来的劳动者呢,都会迁徙到服务业。

  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农业现代化可能会与工业4.0差不多同步完成。那么一下子迁徙出来的人口和劳动者,会将第三产业挤爆,服务业将会迎来大面积的爆发。

  作为第三产业的服务业大爆发,将催生出来为第三产业服务的第四产业,甚至是第五产业。第四产业,可以称之为数字产业、知识产业或信息产业。而到了第五产业,则是一个象征性消费的产业,它将彻底把消费者的人格数字化,并把他们的人格接入媒介和信息的汪洋之网。

  未来的5G网络,将会把带宽变的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而且免费。速度,也将达到足够的充裕。也就是说,以后上网,随便怎么用都不要钱,随便怎么用都不会卡。

  5G网络是汽车自动驾驶技术产业化的技术前提。未来的汽车行业,将会出现超级革命。司机这个职业会消亡,汽车摆脱交通工具的属性,升级成为超级移动终端。也就是说,以后开车,很可能不需要考驾照了。

  无人驾驶汽车,随喊随到,而且可以自己给自己加油,跑坏了还可以自己开到维修店给自己修理。最重要的是,未来将实现车祸零伤亡。车祸,作为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词,将成为古董词。可能2015年后出生的人,应该难以理解车祸是什么,就像00后不理解报纸一样。

  随着5G网络的成熟和新的通讯技术进步,万物互联,在下一个十年也将基本完成。一切都被连接了起来。这将孕育出一个超级生态,在这个生态里,也将创生出来无尽的机遇。

  在一个一切都连接起来的世界里,想象力卓越的人将获得最终统治权。不会开脑洞的人,将成为新形态社会里的搬砖工。

  未来的社会将成为一个整体,如同一个操作系统一样。它的迭代,不再是单个商品的黑科技升级进步和创新,将是整个系统的升级和迭代。而且它迭代的速度会非常快,快到只有想象力发达的人,才能跟得上其步伐。单纯靠理解力已经慢了,因为等到刚理解它,就又有了新的变化。

  黑科技为什么黑,因为它是产品的颠覆式迭代和创新,或者是小生态系统的局部颠覆式迭代和创新。万物互联时代,是以整个世界这个大系统为单位,进行全系统迭代和颠覆式创新。所以说,它所产生出来的爆炸式整体颠覆,将比黑科技还要黑。信息和创新的传导,获得了比以往任何社会都更快和低成本的传播。一个革命式的创新,几乎会在短时间内传遍整个系统,并驱动整个系统进行全系统颠覆。

  把世界翻译成数字和信息的信息化建设浪潮还远没结束,全面信息化改造目前还只是铺设了一些基建工程。建设好基建,还要盖房子,盖完房子,还要装修……所以,码农们的黄金时代还将持续。可能这个黄金时代,才刚刚过去了三分之一。

  在农业社会,社会建设的主体生产者是农民,俗称劳力。在工业时代,社会建设的主体生产者是工人。在后现代化的信息时代,主体生产者是码农,俗称程序员。

  码农们的黄金时代,也就是信息化的建设时代。这个时代,可以大约分为基建、城建和装修三个阶段。基建是信息时代的公路、铁路和机场等,它将新媒介搭建起来,将生态系统也搭建起来。华为和BAT们就是第一阶段的基建三大包工头。包工头们,还有一块更大的基建生意等着它们,万物互联。

  万物互联完成,标志着基建阶段的结束。基建阶段结束后,信息化社会,将迎来城建阶段。要建纸上城市、纸上帝国,要建很多很多的乌托邦。BAT们更多的是基建者,城建方面只是副业。在未来真正的城建阶段,很可能会出现新的超过BAT的更大城建巨头。

  在装修阶段,也就是说基建结束了,城建也结束了。信息化社会,硬的方面塑造已经完成,这两个阶段,追求的就是标准、生态和共性。剩下来的就是软的方面,需要精细化塑造。装修阶段,体现的是个性、特殊性和非标性,强调的是表达、细节塑造和表现。装修阶段,将是创业产业的黄金时代。

  信息化建设完成,宽阔的马路,现代化的城市,漂亮的大房子,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接下来自然就是做梦了。码农们退场,造梦工程师开始进场。

  科技的终极目标是什么,等科技做到极致会发现,人文才是最终极的目的地。码农再能干,可惜他们不会编制梦,它们只会修公路和造房子,搞装修。帮人做梦这种事,当然要交给文化工程师们来做了。

  在一个完全信息化的社会,一切都连接了起来。每个人都盯着电视,盯着手机,盯着各种显示屏。媒介把每个人都延伸了,延伸的很长并且让们互相交织。在这种社会里,媒介赋予人新的人格。如果他掉线了,成为信息孤岛,那就意味着新人格的死亡。所以,象征性人格,催生了象征性消费的新浪潮。

  象征性消费,简单说就是做梦。有人不善于做梦,那么就会有人帮着他们做梦。这个帮人做梦的人,他们就会凭空的制造出来一个个的梦,这就是传说中的最近火的不能再火的新兴热词:IP。

  IP,说白了就是象征性消费,就是做梦。而能帮别人做梦的人,则会迎来他们的超白金时代。

  在新的十年里,资本账户的管制将会被解除。人民币国际化,将迎来最关键的时期。金融业的舞台,也随之从国内局域网舞台,切换到全球性的互联网舞台。通道全球化,资产配置和流动全球化。这是一个十分大的机遇和挑战,也是一个放大了很多倍的市场。

  从A股启动注册制,不难看出,金融业的改革,是向着自由流动,去摩擦成本,以便让企业可以更便捷的获得融资这个思路去的。这背后更深层的意图,是为了给全民创业,全面创新,提供一个良性的金融生态环境。

  中国经济,未来要启用新版的操作系统,金融在这个新的操作系统里,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因为任何生意做到最后,都是金融:融资、风险和流动性。

  万物互联,当然也包括一切资产的互联。所以,之前的互联网金融,只是小试牛刀。当一切资产都被连接了起来,那会是一个金融版本的互联网。就像工业4.0也叫工业互联网一样,金融业也将会出现一个金融互联网,也可以称之为金融2.0。

  金融2.0的基本特征,就在于全面信息化。一切藩篱和壁垒都将被拆除,资产将获得空前的自由和流动性,这是金融业的新浪潮。

  这个新浪潮,也是它的使命所在。连接全球市场,向全世界输出中国资本。通过输出中国资本这个手段,来实现输出中国意志并且收获中国利益。这不仅是个生意场,更是一个战场。

  机器为人类劳动,产品平均分配。罗素认为,这就是他所能想象出来的最完美的社会类型。这句话,既暗含了科技乐观主义,也暗含了终极的社会关怀。他虽然是个英国人,他说的后半句,和中国人常说的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话道理差不多。

  在未来,商品不再短缺,甚至是过剩的。生产效率也会进一步的得到极大的提高。如果不把这些产品及时的分配出去,那么反而会导致库存和滞销。如果把这些产能导向国外市场,则必然会摧毁它们的本土产业,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的失衡。

  罗素碰巧预想到了一个可能的未来主义式的社会新图景:在一个生产力超级发达的社会里,分配比生产更重要。这和我们的立场,价值观,政治取向并无关系,因为它是一个规律:在一个商品过度丰裕的社会里,人反而成了稀缺资源,那么就会导致商品追逐人。

  再进一步开脑洞,既然空气可以免费,带宽可以免费,为什么商品就不能免费呢?在商品稀缺社会,是人追逐商品,在商品极大丰裕的社会,是商品追逐人。这一切,都是因为,生产效率的不断升级和极大提高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真正终极的阶层抒困,是在一个商品极大丰裕的社会里,商品到处追逐着人,社会不再以掌握商品的多寡来划分阶层。就好比,没人会以多呼吸几口还是少呼吸几口空气来划分社会阶层是一个道理。

  社会阶层现象消失了,并不是通过暴力革命人头翻滚消灭的,而是被科技进步所消灭。科技最终导向了人文关怀并与之交汇,这也是最终极的善政。

  倒退到十年前,现在的很多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我们无法想象,可能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站在现在看十年后的未来,很多科技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也是很难想象和预料出来的。

  所以,这篇文章脑洞开的有点大。不过,既然开脑洞,不如开的越大越好。因为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快了。社会的发展被它带着向前狂奔也越来越快,快的用理解力追不上,只能插上想象力的翅膀。任何时候都是如此: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未来十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图景,将会切换到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而设计和开发这个全新操作系统所用的语言,一个是科技,一个是万物互联,一个是文化。